汍澜

空壳

总是会羡慕那些生活精致的姑娘,羡慕她们可以有丰富多彩的生活,羡慕她们可以迸发出无穷光芒与力量。曾几何时我大概也是个那样的姑娘吧,脑袋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对生活充满了各种预设和幻想,自得其乐时分享出来大家看到也觉得开心。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回不去了,现在只留下了一副空壳。
没有人生的目标和方向,没有工作,没有感情,每一天都是日复一日,行尸走肉,双目无神。
我真的只是个单线程生物吧,根本做不到一心二用融会贯通,所以虽然看起来分别走了两条不同的路,但是并没有一个好结果,反而把路越走越窄,连工作都成了问题。做这类工作怕自己不足够尽心尽责耽误他人,做那类工作怕自己学术不精惹同事讨厌。我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些无缘无故又扰人心绪的担忧,只知道现在的状态糟透了,每一天都过得好像没有自己也没有明天。惴惴不安。
所以,当我看到别的姑娘把工作和生活处理得井井有条后,这些情绪越发令我不安。特别是想到这些姑娘跟你曾是同一批学习生活的人,现在都已经开始稳定下来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这种惶恐不安就更加强烈。
我已经晚在了她们后面,要如何才能赶上去。
虽然很多人会觉得这种比较毫无意义不过是自寻烦恼,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经开始呈现出未来一事无成的端倪了,就觉得可怕。我也想知道,对于一个未来需要靠自己在家乡这个小城市里挣扎的人来说,多念这两年书到底对我有什么特别的帮助。
新专业太新,家乡不需要我。旧专业已经丢下太久,要怎么样才能重新巩固好。
是啊,怪我,当初不该心大,现在反倒自找麻烦。
虽然新专业给我推开了一扇通往瑰丽世界的大门,但是无人相助,根本走不出去只能旁观。
有幸见过外面的精彩,回到现实后,只会徒增想而不可往的痛苦。你知道你想要的是外面的世界,但却又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现实中的你,不过就是一个等于留级了两年毫无工作经验的普通毕业生而已,你所能被安排做的事情,和你那些已经工作两年的同学们初为新人时一模一样。 研究生又怎么样,仍然毫无意义,因为术业有专攻,而你的专攻又是什么呢?够专吗?不够。
所以呢,这受尽折磨的两年只能当是自己是去过了个间隔年。然而于心不甘。
这样的人生,真是毫无意义。
我真是一个太容易悲观的人。想想当年那个有情绪会发泄的自己,那个对未来有无穷设想的自己,就觉得现在的自己根本不如过去。这不是一件好事。 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变成一副空壳,我也想知道。
大约是因为这被偷走的两年里,过得太不顺利却又太不切实际吧。

及时友尽

其实主动讲出友尽这个词,从对方的角度听起来还是蛮冷漠的吧。 我这个冷漠的人就总是干这种事情,虽然以往是不会亲口说出友尽二字而只会选择慢慢淡掉尘封友谊的那种人。不过又有什么区别呢。 经过几年没见的时间断层和空间不一的经历断片之后,真的很难找出能够继续长久支撑友谊的东西了。 你说友谊地久天长吧,可其实它就是很脆弱的东西。 找不到话题可聊,没什么相似兴趣可谈,当初的惺惺相惜完全失去了参考价值。 所以用来继续友谊的介质还有什么呢? 勉强为了延续以往的珍贵回忆,而选择一个相互拖累没话找话的相处方式吗? 有什么必要呢? 倒不如慢慢淡忘这种刻意的联系,只珍存以往的回忆就好了。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每一段路总会有可以陪伴你的好友一起走,旧友毕竟是旧时相识,很难跟上全新的你。TA所拥有的印象只是过去的你。 也许有人会很积极要通过各种手段来延续以往的友谊吧,但是我这种懒人就只是觉得自己的存在对对方来说是麻烦会拖累。 所以为了让对方还能保留下仅有的一点点好印象,还是算了吧。 不难过也不可惜。 毕竟人时时在变,固定不变的印象和回忆只能选择被覆盖或者放弃。 所以,我这样无能的人只适合守着过去过活吧。

哪有什么正负之说

事情一多人就容易暴躁。
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没有人能完全用理智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有的人可能看起来云淡风轻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然而你并不知道ta内心波涛汹涌。
以前的我是会忍耐的,什么事都高高挂起。却又喜欢把不开心的事情用文字写出来。
不过现在的我不一样了,有什么想吐槽的还是愿意讲出来,大家一起发泄坏情绪,一起好起来。
因为用文字记下来的坏情绪就会像你身上留下的丑陋疤痕,历历在目不堪回首。以后随便翻看起来都能感受到当时自己散发出的戾气。
但是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说完了大家都心里痛快,过后再聊起来还能当成一个笑料一段谈资。没什么不好的。
也不习惯无助时流眼泪了,没什么用,该做的事情还是要打起精神来做。因为有责任。
别人说起我们这种爱把吐槽当作谈资的人,都觉得负能量太重让人看不到希望所在,不喜欢。
喜欢不喜欢是你的事,我们一起互相吐槽的人开心舒服就好了。
生活中本来就负能量无处不在,天天叫着自己要正能量,这种人是对自己的自我情感疏导能力多没自信。
然而讽刺的是,其实那些叫着只要正能量的人在向你表明不喜欢别人怎样时,传递出来的其实也就是他们所谓最讨厌的负能量。
事情都是两面性的,你非要那么说别人吐槽不好我也没有办法。
我觉得有负面情绪抒发之后,还能打起精神继续干活的人才最值得敬佩。
反而是有的人叫着要正能量,但是遇到困难后只会后退的人最烦人。
明明满肚子不高兴还非要强迫自己打鸡血,打完后又一副心力交瘁劳资最惨模样的人啊!
祝你被所有人公认为正能量爆棚的人。

无门

自从自己无意识选择迈上跨科考研这条路后,就开始后悔。

归途无望,前途渺茫。

也不知道自己是有着多大的勇气能贸然做出这种选择,明明自己的本质学科都没有学好也敢这么干。如今费了好大力气才迈进这道门槛,却发现这选择完全就是在开自己玩笑。

你以为考研前的突击让你刚好过线能够登上新平台,于是迈入了研究生行列就可以稍稍喘息,但是并没有。

你的同学们,他们对于交代的任务什么都知道一些,因为以前都学过练过。

只有你,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别人想帮忙都不知道从何帮起,唯有无言沉默。偶尔提到英语相关的问题,抛给你也只能微笑不语,文科思维已经百孔千疮。

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做什么事情都觉得毫无意义。

以至于想到前路无门干脆退一步就好了,事实却给你一记响亮的耳光。

还以为自己是英语专业的研究生呐?你还看英语?

是啊,英语能力也没保持好,新的专业也完全没有入门,我也不知道自己一个多学期以来学到了什么。

导师总会催你,说要去练去做,在学习中你才有收获。

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学什么。

我觉得自己写不出有用的论文来,管他是综述是meta分析是标书是任务书还是什么东西,我都不会写。

我所会做的不过是堆砌资料,我看不出来门道,我的脑袋是完全糊住的。

我的导师也并不能给予我多么有用的帮助,他所做的就是催,只有监工职责。

能怪谁吗?好像也不能怪谁。

路是我自己选的,我自己走不下去只能怪自己能力太差水平太低。

同学们也想相互帮助,但是对于一窍不通的我,大家也只能爱莫能助。

别人没有走过你走过的路,并不能感同身受你的所有痛与苦。

世间所有的人都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并没有什么责任与义务管好身边的所有人。

因为大家都身陷泥淖,没有谁比谁过得更好。

你过得好吗?

嗯,还行吧。


围城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觉得并不是如此,婚姻和爱情怎么看都是关联性不大的事物。
根据仅有的二十多年观察时间,我觉得婚姻不过是“两个人互相看着顺眼”并且“双方家庭也互相和谐友好”,于是商量好后定下契约搭伙过日子的一件事。两方因素缺一不可。
而且,说白了婚姻的存在不就是为了合法繁殖而界定相关权利义务么。
爱情?爱情只不过是在“两人互相看着顺眼”这个因素中扮演重要角色罢了。
当然,我没见过真爱案例,也许真爱能让婚姻包含升华的爱情吧。
关于婚姻的成功经验,其实谁都不比谁更具说服力。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见得年长者的经验就一定更有道理,但是他们能够总结出不足。
我只会自省避免让自己不要成为那样的人,所以只评论女性。男性么,呵呵,努力避免遇到渣滓就好了。
有些姑娘天生就蠢,关心照顾她当作驴肝肺,批评指正她当作绊脚石。自以为貌若天仙美娇娥,真面目宽己责人烂蒲包。
明明已经在婚前最终和自我和现状妥协,却非要在婚后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年方二八还是家财万贯?
你以为你所处的是你认为的那种女权社会?
你的蛮不讲理胡搅蛮缠原来是可以当作优点来保留的么?
真是大长见识。
原来并不是善恶有报因果轮回。
没本事的人天生没心肝只懂为所欲为在家耍地头蛇威风。
根本不能够理解这些蒲包小公主们在穷门小户里如何养成的玛丽苏内心。
人生并不能重启,每一步都需要慎之又慎,特别是关系下半生幸福的婚姻抉择,别后悔。
有姑娘会说了,我不怕,不适合大不了离婚呗。
那请你想明白,这个看似男女平等的社会,归根结底还是歧视女性,你要为此选择付出多大代价。
当然,脸皮足够厚内心足够黑也可以大言不惭归罪前夫,但是并不是所有接盘侠都会善良到眼瞎什么人都要。
既然不满意,为何屈求全。
呵呵,贱格。

变成庸人

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介庸人。
什么是庸人?可能就是当年自己并不喜欢的那种人,缄默不语,目光空滞,没有主见,随波逐流。
还记得大二那年,体育课期末打平时分的时候,老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却脑海里几乎没啥存在感的甜甜,说好像没感觉经常见到你上课啊,不能给很高分。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突然那样古道热肠,就直接插话跟老师说,她每节课都来,老师你怎么能说没经常见到她,还给她很低的平时分?
老师当时只是白了我一眼说,你的分会比她更低。
难以想象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也难以想象年轻脸皮薄的我当时如何做到没有不争气地掉下眼泪。
如果现在的我可以回到那个时刻,好想给当时的自己一句安慰,一个拥抱。
并不是你的错,你是对的,别难过。
仔细一想,如果是现在的我遇到那种情况,也只会沉默不语吧。与我并不相干,何苦为他人强出头。呵呵。
变了,真的变了。
十一号和二刘一起吃饭那天我就觉得自己很奇怪,之前可以又笑又闹完全不顾旁人侧目,这次却觉得虽然吃着饭说了许多笑了不少,但总有种时不时在冷场的疏离感。吐槽到后来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想说的欲望,只想沉默。说初中那会儿的我最是可爱,不明白是哪种意义上的褒奖,总之现在也早已想不起初中时候自己是什么模样。
前两天和破钱一起度过情人节,她说这一年多不见我,感觉我变得温婉了许多。是在说我不像以前那样锋芒显露,直指要害,话里带刺吧?或者,其实就是觉得好像如我所自我感觉的那样变成了呆呆的木偶吧。
我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转变,是什么让我转变了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时间如何带走过去的那个我,并让我蜕变成现在这样一个,连被导师臭骂也什么都不想多说只会安静微笑着放空的傀儡。
只有当看着镜子里眼角的细纹色斑,脸颊上好不了的痘坑,黑白眼球模糊粗糙的界线时,才明白再也回不到二八年华。
时光催人老。
可惜在能够肆意挥洒自我的岁月里,并未遇上有缘人识得欣赏自己那也许能算是青春痕迹的天真直率敢想敢说。
以后能属于我的,也只有相敬如宾微笑不语了吧。一切都是造作的痕迹。
还是会偷偷觉得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

歌里唱着,爱是折磨人的东西,让人心碎却又着迷。
我觉得自己情商低,完全不懂得感情,尤其是爱情这回事。
有时候觉得和男孩纸一起玩,一段时间相处久后,大家玩的太熟,会很怕把握不好一个度,一不小心再也做不了小伙伴。
真难。
真怕遇见中意的人,最后被我搞砸,做不成小伙伴。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孤独患者?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时候发第一篇轻博客。
作为一个待人冷淡不亲昵的人,我时常觉得存在感堪忧。杵在一群谈笑风生的人身边,经常是插不上嘴或者说了什么都有可能会被忽略。寻找存在感这种事,分明成了妄想。
就好像我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玩。一个人无聊,一个人发呆,一整天什么也不说都没有关系。这种习惯到如今也依然存在。经常会发生的事情就是,和好朋友天天晚上固定时间聊天扯淡一星期两星期后,接下来的几天就一定会把自己关在寝室一整天,宁愿能不出门则不出门。
有个新生的跟随歌曲而来的词叫做孤独患者,仔细想来就是得了孤独病的人吧。
可我这样的情况与其说是得了孤独病,倒不如说是甘之如饴。
也有人觉得会是自闭吧,可是我也分明渴望也愿意和别人相交相亲。我也一点都不抑郁,我很享受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
尽管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分明就是一种病。
病也好,常态也好,至少我也不是没有尝试没有奉献的人。
只是说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别人的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偶有疏忽就是罪大恶极吧。毕竟润物细无声的微风不招人恼,一旦没有控制好力度成了狂风也就招致了别人的厌恶。
做人呐,真是难。
或许只是我对别人要求太高吧,其实自己也没有奉献到倾其所有,然而却由于主观作祟,总觉得自己奉献了那么多结果换来对方看似无视的对待觉得不甘心吧。
谁还不都是这样,只不过我把这一点放大了吧。
嗯,话说回来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别人怎样的陪伴都不满足,对对方的索求永远存在。
可是转念一想,哈哈,幸好我是这样的人,要不然万一有男孩子想要陪伴我,最终却还是因为我的冷淡和神经质似的突发热情选择了后会无期,那时被抛弃的我会变成怎样真是不敢想。
既然怕失去,不如不要开始好了。反正也没有人一直会顺着别人。
写了这么多,偏题了似乎。
这也是我常态之一,笑纳便是了。